云南三甲医院院长涉嫌受贿3000多万 10家涉案药企和供应商被列入黑名单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2日
       北京报道药品耗材、医疗设备采购成为腐败频发的重灾区。1月16日, 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再明白不过的政治账人心向背账》一文, 其中披露云南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马林昆涉嫌受贿罪一案。目前检察机关已对马林昆提起公诉, 等待法院审理。经查, 到案发时,

马林昆共收受30多名医药经销商等人送上的财物, 折合人民币达3000多万元。2021年7月, 云南省纪委监委宣布对马林昆给予开除党籍和公职处分, 移送司法机关审查起诉。
       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摄制的电视专题片《零容忍》于1月15日播出, 在第一集《不负十四亿》中将镜头对准医疗领域腐败问题和不正之风。其中, 马林昆涉嫌受贿罪一案引发热议。医疗领域反腐话题受到公众高度关注。医药产业战略顾问周树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医疗领域腐败频发同对医疗机构“一把手”的监督力度和透明度不够有很大关系, 在对医疗机构“一把手”重点监督的同时, 将行贿受贿一起查处, 让“围猎”商人付出应有代价, 才能斩断医药商业贿赂的黑色利益链条。由专家医生走向贪腐堕落马林昆曾经是一名业务能力出众的医生, 专家型管理者。他于2011年4月至2017年8月任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暨第二临床医学院党委副书记、院长, 2017年8月至2020年5月任云南省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副院长。但是, 在成为“一把手”后, 马林昆却离治病救人的初心越走越远, 在贪欲的不断膨胀下, 与一些“围猎”的医药商人成为生意伙伴, 走上了一条贪腐的不归路。文章披露, 马林昆在担任医院领导职务后, 手里决策权越来越大, 特别是对医院的药品、耗材、医疗采购上有了很大的影响力, 对此他没有考虑如何设置“防火墙”, 面对“围猎”他也没有坚持底线原则, 而是完全沦陷到通过医疗设备采购牟利之中。在专题片中, 马林昆说:“担任院长后, 肯定手里有一些决策权, 这些商家、老板也会通过这样那样的朋友来找到我。” 面对送上门的牟利机会, 他与妻子的哥哥杨卫星合谋从医疗设备采购中共同收取“好处费”, 将医院采购搭建成了一个为个人服务的利益链条。
       马林昆的胃口也变得越来越大, 直接和更多商人做起了权钱交易。大型医疗设备采购价格动辄上百万元, 在昆医附二院采购数十种大型医疗设备时, 马林昆都从经销商那里收受了巨额钱财。经查, 截至案发时, 马林昆共收受30多名商人的财物, 折合人民币达3000多万元。从2012年到2017年, 医疗器械设备商蒋建华公司的医疗器械在马林昆帮助下, 13次被昆医附二院采购, 马林昆从中获得了好处费。据云南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杨新宇介绍:“比较典型的一台设备是数字血管造影系统, 设备代理商从设备生产商处拿到的价格是579万元人民币,

但是卖给医院的合同价却是1170万元人民币, 相当于翻了一倍。”2021年7月 ,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通报指出, 云南省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原副院长马林昆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马林昆利用职务便利, 在医疗设备采购、药品配送、医用耗材供应、工程建设、组织人事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 收受巨额财物, 涉嫌受贿犯罪。在马林昆一案发生后, 云南省纪委监委也深入剖析马林昆案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推动昆医附二院落实以案促改;将10家涉案医药企业和供应商列入失信黑名单。
       管住“关键少数“是重点今年以来, 中纪委监察委网站接连发文披露医疗领域存在的腐败问题。据文章披露, 中国疾控中心地方病控制中心原副主任、哈医大附属第一医院原院长周晋, 重庆市中医院党委书记、副院长王守富等多名医疗卫生领域厅局级干部相继落马。此外,

还有一批基层医疗卫生系统领导干部被查。值得注意的是, 2021年披露的医疗领域腐败案件中, 涉及公立医院院长、科室主任、临床医生接受医药代表或代理商行贿是出现频率最高的问题, 涉案金额居高不下。1月14日,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聚焦民生痛点, 持续就只医疗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一文指出, 医疗卫生领域专业性强, 有些“关键少数”在医疗卫生领域深耕多年, 既是行政领导又是权威专家, 很容易形成“小圈子”、搞“一言堂”。在缺乏有效监督的情况下, 极易在药品和医疗器械采购、医保资金管理等环节滋生腐败问题。另外, 医疗领域腐败窝案串案频发也值得关注。医院采购系统一个问题可能牵扯多人多部门, 查办一起案件往往牵出一串涉案人员和问题。
       比如,

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人民医院原院长周方腐败窝案, 最终该窝案查出涉案金额5000余万元, 76人受到党纪政务处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在去年6月8日发布文章, 四川省阿坝州人民医院一起医疗腐败窝案被连根拔起, 从院长到检验科主任、药剂科主任等被阿坝州纪委监委同日留置, 该院有173人主动上交违纪违规所得336.7万元。其中, 阿坝州人民医院原院长谷运麒利用职务便利, 为他人在医疗药品、耗材和设备采购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 违纪违法金额高达2600余万元。2021年2月18日, 谷运麒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处分, 收缴违纪违法所得, 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1月21日,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全会观察 反腐败永无止境》一文, 其中谈到:“腐败和反腐败较量还在激烈进行, 并呈现出一些新的阶段性特征”。对于医疗腐败案件中呈现的问题, 文章指出, 管住‘关键少数’这个监督重点、监督难点, 反腐败才有震慑力和说服力。除对医疗机构“一把手”的重点监督外, 对医疗机构全体工作人员的廉洁规范也纳入日程。当下, 医疗机构及医药行业也正处于一场首次廉洁从业、医疗反腐的四年行动之中。去年12月, 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局印发《全国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廉洁从业行动计划(2021-2024年)》, 要求自2021年至2024年, 集中开展整治“红包”、回扣专项行动。
       《廉洁计划》明确要求严禁违反规定干预和插手药品、医疗器械采购和基本建设等工作;严禁医疗卫生人员违反规定私自采购、销售、使用药品、医疗器械、医疗卫生材料。同时, 去年9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与中央组织部、中央统战部、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对进一步推进受贿行贿一起查作出部署, 《关于进一步推进受贿行贿一起查的意见》明确了查处行贿行为的五个重点中, 就包括医疗领域行贿问题,

探索推行行贿人“黑名单”制度。